Monday, November 06, 2006

偽知識份子、偽研究、與華人病

一位署名錢烈憲的板友在前文中留下了一段評論:

「這個世界上有三種偽裝自己是知識份子的人:

第一種可恨: 拿了政府, 國家, 或是學校的研究經費, 成天幹些無法造福人類的研究, 或是明明不是歷史學者卻成天炒著17, 8世紀的冷飯, 所作所為純粹為滿足自己一人的私慾. 當然, 人追求自己的興趣本來沒錯, 但是請你把我們納稅人的錢吐出來後, 等你餓到兩眼昏花時再來吐象牙.

第二種可惡: 有些華人以自己身為華人為恥, 甚至嘲笑別人得了東方病, 自己因身為高級知識份子而倖俛於疾患, 其實不過是故意把文章寫的又臭又長, 不知所云, 故意把句子寫的很長不斷句, 或把一堆風馬牛不相及的華麗文字或是亂七八糟的一些名詞元素排列組合後隨意堆砌就端菜出閣, 唬弄到大多數人看不懂, 自己就是個牛人了, 自己就是個把知識論學習徹底的高僧了. 最好是文中再加一些知名學者的話, 這些學者不能太沒名氣, 不然共鳴會降低; 但這些引言十有九是編造的, 要不就斷章取義. 讀這種人寫的文章讀久了, 跟喝農藥自殺一樣, 思想不會馬上死, 但是它會慢慢凌遲你.

第三種是可悲: 常常一篇如我所說第二種人不知所云的文章發表出來後, 你會驚訝怎麼有那麼多的跟帖在後面, 或表支持, 或表讚嘆, 或是無病呻吟的做點小批判, 追根究底也不過是為了讓後來者以為自己和原作者一樣有學問, 就像一些台灣人到了美國, 聽到老外說英文, 一句都聽不懂但就猛的說yes, 好像自己是個ABC. 這種人在我母校附近的一個學店BU尤其多. 這類人和第二種人一旦狼狽為奸, 就會形成一個竹林七賢集團, 成天高來高去, 可是仔細去聽他們的對話, 你發現聽不懂, 為何? 因為純是放屁, 不懂不用難過, 表示你還正常. 反正一個願打, 一個願挨, 妓女和恩客, 互取所需一下, 滿足了就好, 總比一個人在電腦前看A片搓了半天還搓不出來的落寞孤單強的多.

想做真正的哲學家, 先入世承受苦難吧. 」

由於平常很少對社會現象多做批評,這次藉著這位錢烈憲的評論趁機抒發一下。

<偽知識份子>

讀到錢烈憲的批評著實令人汗顏。我總認為寫文章時首重讓人讀的懂,畢竟寫出來的東西若讓人讀不懂,那不只是白搭,更有賣弄甚至誤人之嫌。另外如果一個人說的寫的讓別人聽不懂,那恐怕是他本身在胡謅的的機率比較大。因此我對錢烈憲所說的第二和第三點很有同感。(但,仍然有些公認的哲學大師如齊克果、海德格,算是出了名的讓人難以理解,遇到這些人不自我懷疑也很難。因此,說實在的當遇到令人不懂的文字,究竟該阿Q呢?還是該反躬自醒?我也說不上來。那就讀者們自由心證吧。)

不過我弄這個網誌主要的理由是想把自己這幾年來讀過的東西好好反省消化然後寫出,希望藉此傳播一些有趣的思想,同時訓練自己把思想化為文字的能力,另外就是在別人的評論中自我改進。倘若這些文章有讓人讀不懂之處,只要留下一句話,定會改寫到清楚為止。

至於引言和引用呢,我是傾向能引就引,畢竟人的思想很少能有創新,一些有趣或者革命性的思想十之八九都有先例,儘管冒著被批判為「東搬西湊、雜徵亂引、自抬身價式的引用」,我倒認為明確的指出思想來源算是對原創著的基本尊重。至於炫燿嘛,也不見得是件壞事,畢竟大家被制約成要謙虛也夠久了。

<偽研究>

-- 儘管看似無益的研究充斥,但長遠來看,只要萬分之一的研究能得出意外的發現,對人類文明的演進仍然是有正面幫助的。

究竟一項研究有沒有辦法「造福人類」往往是無法事先得知的。這也是各國政府之所以願意分配一定比例的經費在那些「看似無意義的研究」上的原因。

研究葡萄球菌似乎不會比直接研究開刀解剖來的對病人有幫助,但是若不是有人研究了葡萄球菌,恐怕很難會發意外發現青霉素而得以救人無數。研究X-ray繞射能讓窮人填飽肚子嗎?但若不是這項技術,對遺傳物質基本結構的了解恐怕得再晚個數十年,改良的糧食作物也會延後出現。研究數學微積分的基本原理可以造福人類嗎?人類文明在沒有微積分下不也順利發展了數千年?但若沒有微積分的出現,文明恐怕難有革命式的躍進。觀測天體運行對人類有什麼直接幫助嗎?但若不是對天文的觀測,恐怕人類仍活在龜殼說地動說的無知與混亂之中。研究哲學對人類實質生活有幫助嗎?但若沒有那些由深入哲學而後分支出來的形上學(變為物理學)、知識論(變為心理學)、法哲學(變為法學)、邏輯(變為邏輯學和數學),又怎麼期望人類社會能脫離無知走向幸福呢?

因此,儘管這些看似無益的研究充斥,但長遠來看,只要萬分之一的研究能得出意外的發現,對人類文明的演進仍然是有正面幫助的。不過正如你所說的,那些躲在這支保護傘下不事生產、僅為私慾的吵冷飯型研究者顯然佔了多數,但是,若因此削足適履式的把整鍋投資冷門研究的粥給倒了,那就未免本末倒置了。顯然應該要建立適當的機制來踢除這些「可恨的偽知識分子」才是正途。

<華人病>

-- 長遠來看,我們或許可以考慮學習破除以種族為無形圭臬的「種族國家主義」迷思,而朝向不顧種族只重精英的「精英引進主義」。不過,想要拔除「種族民族主義」這支把華人帶出清末民初羞辱史的引路幡,或許很難吧。

至於華人病,我也有些感觸。我同意,東方文明並沒有需要妄自菲薄。中國自清末以降,西方文明體制強制性的從天而降,台灣全盤採行了打著自由民主堂皇大旗的資本主義,對岸則抓緊了有著崇高理想的社會主義共產體制。兩種政治經濟光譜上的極端,卻都矛盾似地混入了高壓專制。百年之後,一邊充斥著假民主般的衰退亂象,另一邊則是慘痛的渡過了一甲子赤貧,連緩緩嘗試體制改革下出現的繁榮曙光都要遭受國際間的質疑眼光。但這些真的是「華人病」所造成的嗎?其實倒不盡然。西方世界的自由、民主、人權、議會政治、乃至完整的經濟體制不會超過兩百年歷史。這兩百年間不也充斥著不平等、歧視、暴動、流血革命、與戰爭?換句話說,所有的體制變動沒有不付出代價的,直接歸因於華人病或許草率了、也錯誤了。

那麼西方人的思想和文明真的和東方人有著「思考本質」上的不同嗎?我深不以為然。難道早個兩百年萌出自由與人權的概念就真的能推導出東西方本質上的差異?大道廢而有仁義,或許西方長期處於封建與缺乏個人經濟自由的桎梏下,才正好給了人權和自由萌芽的機會。反觀中國長期處於一種視「明君賢民」為應然的氛圍、與相對較為充分的經濟自由下,或許反而失去了能夠發展人權與自由概念的時空。因此,東西方的文明思維差異或許不在於生物性的「思考本質」上有所不同,而可能僅是被偶然的社會氣氛所決定。

再看看人民(思想)素質,待過美國的人應該都知道,美國社會極其保守,共和黨持續地藉由控制教會與主張保守價值的策略下掌控國會與白宮,一個號稱自由民主、思想開放的世界強權,卻有著多數以宗教至上並對演化論斥之以鼻的人民。長春藤學府中充斥著分不清眼角膜與水晶體有何不同、以及對邏輯、哲學和國際關係一無所知的學生。這樣的人民與學生素質和我們成長中所見的東方社會有什麼不同嗎?在我看來其實相去無幾。

或許西方不過是早了點、快了點,但並無本質上的差異。不過話說回來,西方世界的快速起歩恐怕會讓東方世界吃上長遠的苦頭。美國是一個混合多種族的移民國家,這樣一個不以「種族民族主義」為根基的國家或許是歷史上僅見的,美國的移民政策徹底的吸納了各國人才,包括二戰前後瞬間大量移入的猶太知識精英與長年來持續吸收的各國留學生與各類人才,都確保了美國能有源源不段的知識和人力,在良性循環之下,這樣的移民政策與精英主義大大的掩蓋、領導了庸俗平凡的普羅大眾。再加上這期間英美的強勢科學發展,徹底的奠定了英語成為「科學語言」的根基,這個幾乎可以確定是不可逆的語言優勢,將會帶給英美無數有形和無形的利益。

或許,長遠來看,我們可以考慮學習的是破除以種族為無形圭臬的「種族國家主義」迷思,而朝向不顧種族只重精英的「精英引進主義」。不過,想要拔除「種族民族主義」這支把華人帶出清末民初羞辱史的引路幡,或許很難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