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6, 2006

偽知識份子、偽研究、與華人病

一位署名錢烈憲的板友在前文中留下了一段評論:

「這個世界上有三種偽裝自己是知識份子的人:

第一種可恨: 拿了政府, 國家, 或是學校的研究經費, 成天幹些無法造福人類的研究, 或是明明不是歷史學者卻成天炒著17, 8世紀的冷飯, 所作所為純粹為滿足自己一人的私慾. 當然, 人追求自己的興趣本來沒錯, 但是請你把我們納稅人的錢吐出來後, 等你餓到兩眼昏花時再來吐象牙.

第二種可惡: 有些華人以自己身為華人為恥, 甚至嘲笑別人得了東方病, 自己因身為高級知識份子而倖俛於疾患, 其實不過是故意把文章寫的又臭又長, 不知所云, 故意把句子寫的很長不斷句, 或把一堆風馬牛不相及的華麗文字或是亂七八糟的一些名詞元素排列組合後隨意堆砌就端菜出閣, 唬弄到大多數人看不懂, 自己就是個牛人了, 自己就是個把知識論學習徹底的高僧了. 最好是文中再加一些知名學者的話, 這些學者不能太沒名氣, 不然共鳴會降低; 但這些引言十有九是編造的, 要不就斷章取義. 讀這種人寫的文章讀久了, 跟喝農藥自殺一樣, 思想不會馬上死, 但是它會慢慢凌遲你.

第三種是可悲: 常常一篇如我所說第二種人不知所云的文章發表出來後, 你會驚訝怎麼有那麼多的跟帖在後面, 或表支持, 或表讚嘆, 或是無病呻吟的做點小批判, 追根究底也不過是為了讓後來者以為自己和原作者一樣有學問, 就像一些台灣人到了美國, 聽到老外說英文, 一句都聽不懂但就猛的說yes, 好像自己是個ABC. 這種人在我母校附近的一個學店BU尤其多. 這類人和第二種人一旦狼狽為奸, 就會形成一個竹林七賢集團, 成天高來高去, 可是仔細去聽他們的對話, 你發現聽不懂, 為何? 因為純是放屁, 不懂不用難過, 表示你還正常. 反正一個願打, 一個願挨, 妓女和恩客, 互取所需一下, 滿足了就好, 總比一個人在電腦前看A片搓了半天還搓不出來的落寞孤單強的多.

想做真正的哲學家, 先入世承受苦難吧. 」

由於平常很少對社會現象多做批評,這次藉著這位錢烈憲的評論趁機抒發一下。

<偽知識份子>

讀到錢烈憲的批評著實令人汗顏。我總認為寫文章時首重讓人讀的懂,畢竟寫出來的東西若讓人讀不懂,那不只是白搭,更有賣弄甚至誤人之嫌。另外如果一個人說的寫的讓別人聽不懂,那恐怕是他本身在胡謅的的機率比較大。因此我對錢烈憲所說的第二和第三點很有同感。(但,仍然有些公認的哲學大師如齊克果、海德格,算是出了名的讓人難以理解,遇到這些人不自我懷疑也很難。因此,說實在的當遇到令人不懂的文字,究竟該阿Q呢?還是該反躬自醒?我也說不上來。那就讀者們自由心證吧。)

不過我弄這個網誌主要的理由是想把自己這幾年來讀過的東西好好反省消化然後寫出,希望藉此傳播一些有趣的思想,同時訓練自己把思想化為文字的能力,另外就是在別人的評論中自我改進。倘若這些文章有讓人讀不懂之處,只要留下一句話,定會改寫到清楚為止。

至於引言和引用呢,我是傾向能引就引,畢竟人的思想很少能有創新,一些有趣或者革命性的思想十之八九都有先例,儘管冒著被批判為「東搬西湊、雜徵亂引、自抬身價式的引用」,我倒認為明確的指出思想來源算是對原創著的基本尊重。至於炫燿嘛,也不見得是件壞事,畢竟大家被制約成要謙虛也夠久了。

<偽研究>

-- 儘管看似無益的研究充斥,但長遠來看,只要萬分之一的研究能得出意外的發現,對人類文明的演進仍然是有正面幫助的。

究竟一項研究有沒有辦法「造福人類」往往是無法事先得知的。這也是各國政府之所以願意分配一定比例的經費在那些「看似無意義的研究」上的原因。

研究葡萄球菌似乎不會比直接研究開刀解剖來的對病人有幫助,但是若不是有人研究了葡萄球菌,恐怕很難會發意外發現青霉素而得以救人無數。研究X-ray繞射能讓窮人填飽肚子嗎?但若不是這項技術,對遺傳物質基本結構的了解恐怕得再晚個數十年,改良的糧食作物也會延後出現。研究數學微積分的基本原理可以造福人類嗎?人類文明在沒有微積分下不也順利發展了數千年?但若沒有微積分的出現,文明恐怕難有革命式的躍進。觀測天體運行對人類有什麼直接幫助嗎?但若不是對天文的觀測,恐怕人類仍活在龜殼說地動說的無知與混亂之中。研究哲學對人類實質生活有幫助嗎?但若沒有那些由深入哲學而後分支出來的形上學(變為物理學)、知識論(變為心理學)、法哲學(變為法學)、邏輯(變為邏輯學和數學),又怎麼期望人類社會能脫離無知走向幸福呢?

因此,儘管這些看似無益的研究充斥,但長遠來看,只要萬分之一的研究能得出意外的發現,對人類文明的演進仍然是有正面幫助的。不過正如你所說的,那些躲在這支保護傘下不事生產、僅為私慾的吵冷飯型研究者顯然佔了多數,但是,若因此削足適履式的把整鍋投資冷門研究的粥給倒了,那就未免本末倒置了。顯然應該要建立適當的機制來踢除這些「可恨的偽知識分子」才是正途。

<華人病>

-- 長遠來看,我們或許可以考慮學習破除以種族為無形圭臬的「種族國家主義」迷思,而朝向不顧種族只重精英的「精英引進主義」。不過,想要拔除「種族民族主義」這支把華人帶出清末民初羞辱史的引路幡,或許很難吧。

至於華人病,我也有些感觸。我同意,東方文明並沒有需要妄自菲薄。中國自清末以降,西方文明體制強制性的從天而降,台灣全盤採行了打著自由民主堂皇大旗的資本主義,對岸則抓緊了有著崇高理想的社會主義共產體制。兩種政治經濟光譜上的極端,卻都矛盾似地混入了高壓專制。百年之後,一邊充斥著假民主般的衰退亂象,另一邊則是慘痛的渡過了一甲子赤貧,連緩緩嘗試體制改革下出現的繁榮曙光都要遭受國際間的質疑眼光。但這些真的是「華人病」所造成的嗎?其實倒不盡然。西方世界的自由、民主、人權、議會政治、乃至完整的經濟體制不會超過兩百年歷史。這兩百年間不也充斥著不平等、歧視、暴動、流血革命、與戰爭?換句話說,所有的體制變動沒有不付出代價的,直接歸因於華人病或許草率了、也錯誤了。

那麼西方人的思想和文明真的和東方人有著「思考本質」上的不同嗎?我深不以為然。難道早個兩百年萌出自由與人權的概念就真的能推導出東西方本質上的差異?大道廢而有仁義,或許西方長期處於封建與缺乏個人經濟自由的桎梏下,才正好給了人權和自由萌芽的機會。反觀中國長期處於一種視「明君賢民」為應然的氛圍、與相對較為充分的經濟自由下,或許反而失去了能夠發展人權與自由概念的時空。因此,東西方的文明思維差異或許不在於生物性的「思考本質」上有所不同,而可能僅是被偶然的社會氣氛所決定。

再看看人民(思想)素質,待過美國的人應該都知道,美國社會極其保守,共和黨持續地藉由控制教會與主張保守價值的策略下掌控國會與白宮,一個號稱自由民主、思想開放的世界強權,卻有著多數以宗教至上並對演化論斥之以鼻的人民。長春藤學府中充斥著分不清眼角膜與水晶體有何不同、以及對邏輯、哲學和國際關係一無所知的學生。這樣的人民與學生素質和我們成長中所見的東方社會有什麼不同嗎?在我看來其實相去無幾。

或許西方不過是早了點、快了點,但並無本質上的差異。不過話說回來,西方世界的快速起歩恐怕會讓東方世界吃上長遠的苦頭。美國是一個混合多種族的移民國家,這樣一個不以「種族民族主義」為根基的國家或許是歷史上僅見的,美國的移民政策徹底的吸納了各國人才,包括二戰前後瞬間大量移入的猶太知識精英與長年來持續吸收的各國留學生與各類人才,都確保了美國能有源源不段的知識和人力,在良性循環之下,這樣的移民政策與精英主義大大的掩蓋、領導了庸俗平凡的普羅大眾。再加上這期間英美的強勢科學發展,徹底的奠定了英語成為「科學語言」的根基,這個幾乎可以確定是不可逆的語言優勢,將會帶給英美無數有形和無形的利益。

或許,長遠來看,我們可以考慮學習的是破除以種族為無形圭臬的「種族國家主義」迷思,而朝向不顧種族只重精英的「精英引進主義」。不過,想要拔除「種族民族主義」這支把華人帶出清末民初羞辱史的引路幡,或許很難吧。

9 comments:

錢烈憲 said...

一個讓大多數人讀都讀不懂其著作的人, 又是如何能被大家"公認"為"大師"? 還是大多數人又落入了鄉愿集團的圈套裡?
我肯定博主的想法, 拋磚引玉, 把自己的東西野人獻曝, 激盪後必有火花, 真理必越辯越明, 可真是個一石二鳥的好計策, 又自我提升, 又能活學活用.
不過, 這得建立在一個前提下, 那就是你的文章絕不能只有一小圈子的人看, 重複的看客, 重複的觀點, 重複的思想, 最後就是重複的集體墮落.
你說的很好, 美國廣納賢才, 至於它為什麼能廣納賢才, 你也說了, 就是沒有種族主義(雖然我覺得你他媽是在放屁, 中國也沒有種族主義), 而我認為是因為美國作為一個從無到有的新移民社會, 有它不得不然的歷史因素及情節, 不過總歸就是它有吸引人來的條件.
那你的條件呢?
你要讓自己知識真正勃發, 思想進化, 就得讓販夫走卒都讀的懂你的文章. 現在, 你那像滿清女人裹腳布一樣的長篇大論, 讓人看了第一段就想回床上去找女友溫存, 活像國中時被國文老師強迫讀新潮文庫的書一樣. 你花錢到世界先驅導報做廣告也一樣.
當然, 這也不能怪你. 要怪教育.
不論東西方, 教育的目標都有一個根本上的錯誤, 那就是要越來越有知識, 越來越會思考, 越來越能解決問題. 最後要向上提升.
這些都沒錯, 但是為什麼一個台大畢業生出去開業拼不過一個吊車尾的中山畢業生? 為什麼那麼多人到美利堅唸完MBA後賺錢賺不過一個中國海專的小流氓?
在教育的過程裡, 不知不覺, 你就變的崇尚你所屬集團的語言了. 教育的目的, 應該要包含有越來越開闊包容他人及異類的胸襟, 首先就是體現在你的語言上, 而不是整天嚷嚷些看似海納百川的意淫. 你知道我覺得最失敗的人是什麼嗎? 就是從小到大朋友都只固定在自己同學圈的人. 說好聽是友誼長久, 說難聽我也可以現在就判你一輩子的死刑了. 沒有三教九流的朋友, 除非你一輩子躲在lab裡裝孫子, 否則你要做啥事, 都起不了力量. 以國家來說, 你就變成澳大利亞, 庸庸碌碌, 可有可無.
博客也是一樣. 有辦法把自己所學, 用農夫民工都聽的懂的話講出來, 才是學通了. 不然就是毛澤東說的臭老九.
2002年陸軍X校有個醫官, 破紀錄的平均一天看200個病人連看半年, 把附近診所的生意都招入了營區, 靠健保卡半年賺了300多萬, 比他當住院醫師三年還多, 為什麼? 他有辦法把疾病用他那口破台語跟鄉下人講的清清楚楚, 而外面診所的醫生只會講英文專有名詞.
要看硬梆梆的東西, 叫女友來吹吹下面就可以了, 何必上博客?

另外, 談到研究, 我就又是一肚子火.
我知道像你有熱誠又有實力, paper又發的多, 我他媽真的是以認識你為傲, 的確不可用學歷看人. 你做得到的事, 我憑良心說真的做不成. 我佩服你.
可是我他媽的就是華人這個幫派裡的一份子, 看到大學裡的混帳一個接一個, 從台大到港大, 再到復旦, 跟我交流過的, 像你這樣執著前進的, 把女人身上的洞全算一遍就數的完.
他媽的, 老子在台灣每年繳30%的稅, 在香港繳40%的稅, 這些錢就給這些混帳用掉了. 讓他們酒足飯飽後再從嘴巴反芻他的大便出來給我吃.
你以為我們這是日本? 美國? 投入研發經費又怎麼樣? 能有屁收穫? 能出生醫獎?
有個地方一直在喊"科教興國", 另一邊跟著喊"五年五百億"; 結果這兩個地方就是全世界生產最多黃禹錫的地方, 只不過沒種幹他敢幹的鳥事.

接下來的, 往後有機會再駁斥. 先說一句, 你對東西方文化差異的approach, 太過關注歷史變遷, 也太過侷限在惟心主義, 也就是兼有了國共的觀點, 反而侷限了你不能抓到致命傷.

AH said...

為什麼一定要把話說得讓鄉民都看得懂?只要把話說得讓鄉民願意花點腦袋就看得懂就好了吧。就像有人看不懂高微,也沒興趣看懂高微,但為什麼要這些大數學家遷就他們呢?儘管這些大數學家再某些方面一點貢獻都沒有,他們想半天寫的論文也不會解決台灣的政治問題。但是他們在別的領域有貢獻啊。

簡而言之,學習是需要付出努力的。

Omar said...

錢烈憲這麼說就言重了, 各類型的言論各有市場, 市噲語言有販夫走卒想聽, 抽象文字有書蟲學士欲讀. 作學問並不是搞革命, 如果哲學人人都懂, 那就改叫大眾文學好了.

錢烈憲 said...

偶然經過這, 又看到一些人留言, 我想還是來衝一下人氣吧

對於為什麼要寫大家都讀懂的東西, 是因為任何一個販夫走卒都有他對生活的體認. 生活的體認, 經驗, 意見, 就是哲學. 你寫的出大家懂的東西, 人家才能夠給你反饋, 你才能從中獲得更多的知識和逐步擴大修正自己的觀念, 形成更完備的學說. 當然啦, 如果你是要在自己的房間裡自慰, 或是幾個一小群童子雞想聚在一起玩圓形槍戰比看誰先射, 那無所謂. 可是哲學家不就是想要用自己的學說影響社會嗎? 沒有社會, 沒有人, 你玩個屁哲學? 這樣看來, 不是一種革命是什麼?

因為認識博主已經近20年, 才會過來這看看. 看到的大多數comments, 內容其實極為簡單, 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新意, 但是大夥卻在比賽把文字寫的一個比一個詰屈聱牙, 你來一篇不知所云的鹿鼎記, 我就回一篇變調的太極張三丰. 不知是故意掩飾自己的無知? 還是哲學就該這樣談? 還是你們不喜歡"外來人"的參與? 你以為你們談的這些東西化成簡單一點的語言農夫看不懂? 工人看不懂? 那你就太小看他們了. 抱著這種歧視心態, 那也別怪為什麼我們老是可以憑藉著社會資產(social capital)看不起你們, 總區的老師總喜歡給我們比較高的分數, 漂亮美眉老被我們把走. 明明是鱉, 要裝鯊魚.

至於把高微跟哲學混為一談, 更是可笑. 我絕不會在這個版上唬弄一些醫學名詞跟大家討論, 我就算不寫的詰屈聱牙, 也保證各位看不懂, 信不信試試? 可是哲學怎能如此? 本質這麼生活化的東西, 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部哲學史. 一定要讀康德羅素胡適的書才行? 讀Killing Pablos不算哲學?

丟出一個不同於大家角度的思考, 或是說話方式, 就是攻擊? 那你到HU來看看上課或是討論的情況, 豈不是跟吵架一樣? 為何不能接納別人不帶人身攻擊的批評? 你來看看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上課時會不會被我們"攻擊"? 然後他們的反應是歡迎呢, 還是像你一樣被說中了痛處就不悅?

"學習是要付出努力". 沒錯, 不過智商高的人學的快又不用付出很多努力, 學好了也會去協助別人也學好一起分享; 智商低的人好不容易學了半調子, 就開始沾沾自喜, 把自己捧的像寶似的, 不讓別人懂自己擠破那顆爛腦才得到的一丁點知識.

Brown said...

錢烈憲這種「革命」式的批判總是讓我讀的很熱血、很過癮。我想我的基本想法是和你一樣的,搞哲學其實就是思想革命,如果不夠草根,那就準備登高一呼而後無人應。

不過討論的主題怎麼選,也是很關鍵的。哲學主題也是有冷門艱澀與大眾搶手的分別,一篇針砭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的文章要讓藍領百姓感興趣很容易,因為這些議題和她們切身相關。但一篇關於「概念分析」在哲學歷史上如何演變的文章,我想就很難讓販夫走卒都有興趣,畢竟一些抽象的議題一般人一輩子也不會有機會碰到幾次。

我自吋發的文章可以讓一個對該主題有興趣的讀者讀的懂。但這些主題很多不是和大眾切身相關的,要引起共鳴恐怕很難。就像當我讀到一篇介紹化妝品的文章,儘管寫的再怎麼白話風趣,我也不會看超過三秒。

不過錢烈憲的意見的確中肯,真正有影響力的哲學或許該多談談社會民生、政治批判等比較「親民」的問題,否則一小圈的人高來高去等於是思想自慰。但是,如果大家都去弄時評、搞革命,而沒人介紹這些小眾才有興趣的議題,那也可惜了。看來如果要繼續寫些冷門主題、同時又想要有影響力,那我得再多試試些平易近人的寫法。

ah said...

我相信很多事情可以不用專門術語說明清楚。我也很瞧不起一個小圈子的人鸚鵡學舌然後彼此相濡以沫,畢竟口水再怎樣吃來吃去都還是口水的。我一樣不覺得在blog裡面需要長篇大論講一些不知所云讓人看了想睡覺的東西。但是並不表示用平實的語言講的東西就不會是胡扯。明明是無意識的囈語還要用還要用看似高深的術語包裝,我想這才是錢烈憲想要批評的吧。

同時,"哲學"與"人生感悟"不見得是同樣的事。如果高微不該跟哲學混為一談,為什麼人生得跟哲學混為一談呢?是啊,每個人都有"人生",每個人都會對人生有自己的看法,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體會;有些人生中會遇到的困惑的確是哲學問題,每個人對這些問題或多或少自己會給出個答案,或著會去找人問些答案。但事實上很多哲學問題就不是在問"我在過怎樣的生活,我該過怎樣的生活"。我覺得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每個哲學問題都是某個人對某事覺得疑惑而提問的,但並不是每個哲學問題都是跟人生有關的問題。

就算哲學問題都是人生問題好了。(的確,我會感興趣的哲學問題大多數跟我對我人生的看法有關。)但是既然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為什麼每個人都會有一樣的問題,都關心一樣的問題嗎?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同,又怎會每個人都能體會每一種問題?就像我剛好沒有前列腺肥大的問題。(也許我老了會有,我不曉得。)我有近視眼的問題。我可能可以體會到前列腺肥大的人生活中會遇到一些不方便與不適,但是僅此而已。我不會真能體會到底是怎樣的不方便與不適。哪天等我真的體會到了,我想我可以找些人來開個病友會,但是我需要故意想辦法把自己弄得前列腺肥大嗎?

哲學是不是要改造社會呢?沒有社會,哲學玩不下去了嗎?我想就算是魯賓遜還是有(人生)哲學問題想問的。

我有幸在安葬馬克斯的高門墓園附近住過一陣子,我去看過他一次(畢竟,雖然是公有墓園,進去還是要錢的)。他的墓誌銘我也仔細看了想了。

"The philosophers have only interpreted the world; the point, however, is to change it."

我覺得這並不讓我信服。真要改變世界的話,我反而覺得史達林講得比較具體實在:

"Death solves all problems; no man, no problem."

我覺得哲學如果是影響社會,要通俗易懂的話,這是個絕佳的例子。

Society said...

看這個博閣上的文章有段時間,不認識各位,大致上,多數文章都很好懂,幾篇主題較難的,花時間好好讀也都可以理解.

一些留言也都很有意思,像是Y大的一些想法,還有AH大上面提到馬克思史達林.都能讓人促思考長見聞.這些文章和回應對非專業但有興趣接觸這些題目的人,是可以有相當的幫助的.

錢大這樣炮火猛烈,雖然可以激出鄉民回應,但有時好像產生反效了.罵太多大家反而不想留言了.

看的出來錢大是有料的,文句讀起來非常流順,期待看到錢大語氣稍緩一點,多一些討論,像是對dean的看法就很獨特.小弟不是什麼小圈圈內之人,浮出水面來客觀表達一下對這個博閣和諸多留言的肯定.

max said...

各位前輩好...從批踢上發現這版...感覺現在的人很少閱讀思考了...難得看到有人願意分享思考和學習的心得...

剛花了一下午看完了這整個版和推文...感覺很好...文章很有深度...可以讓像我這種剛入門學習的後輩學到很多...

不過還是有些文章不太懂...像是Arthur大大的文章...感覺文字對Arthur大大來說不是很夠...好像文字侷限了思想一樣...

另外錢烈憲大大也很有意思...回應很有力...很憤世紀俗...觀點很不同...不像現在多數的網路人那麼鄉愿...不過有時好像太兇了點...畢竟很多像我這種後輩懂的不多...被您這麼一罵...都不敢發問了...

版主感覺很有心...很自由開明...對眾人不同的聲音都很包容接受...希望能多讀到大家不同的看法...以後有機會希望跟各位大大多請教...

路人妻 said...

這個網站很有意思!但小妹才疏學淺!看到錢烈憲大哥這麼一罵也不敢講話了!

我和max有同感!畢竟很多人都是像我們這樣剛起步還需要多學習的!請錢大哥多包含我們這些小生後輩呀!不過錢大哥的發言真的挺犀利好玩的!也希望站長再接再厲!多PO些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