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6, 2016

《大腦簡史》成大座談評論:〈天地不仁,基因非人〉by 陳信吉

[天地不仁,基因非人]

就如同顏聖紘老師說的,我們很容易把其他生命擬人化,並過度解讀他們,謝伯讓的《大腦簡史》試圖探討<生物經過四十億年的演化,大腦是否已經超脫自私基因的掌控?>時,也一樣將基因給擬人化了,似乎基因具有自己的意志,並想要「掌控」人類的行為,然而,基因,就如同那位一樣被擬人化了的「紅色皇后」,都只不過是設定了遊戲規則,然後就不管了,我們愛怎麼玩怎麼玩,他們才不會在乎。

對紅色皇后來說,這生物圈就如同一座大蠱,所有的生物自行在其中演化,凡是能夠持續繁衍的就留下,無法維繫的就淘汰,他並不會去評判誰比誰更好,或預設任何大小快慢軟硬等等的標準,來決定要留下哪些而淘汰掉哪些。

基因也是,他只是在紅色皇后的遊戲規則下逐漸演進的結果,但除此之外,以人類的基因來說,他除了設定好「吃甜食會讓你感到愉悅」、「到了一定的年齡生殖系統會成熟,然後會受到性對象的刺激,發生性行為後會感到滿足」等「規則」之外,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我們吃不吃甜食、我們做不做愛,我們吃甜食會不會得到養分、我們做愛能不能懷孕,他才不在乎,也無從在乎。

是的,理論上,會隨著基因而遺傳下來的「規則」,應該是對基因的繁衍有利的才對所謂自私基因),但實際上,這個蠱罈無一日不變,誰也無法預知哪些規則會繼續有利或是不是還有其他更有利的規則,所以人類的基因不僅沒有「掌控」我們的大腦,甚至還給了我們的大腦更大的「彈性」,讓人類能夠隨著環境與群體關係等的差異,選擇要一夫一妻還是一夫多妻,而不是如同黑猩猩或長臂猿,要嘛一夫多妻要嘛一夫一妻,甚至要如同巴布諾猿般來個雜交派對,不要戰爭只要性愛,都是可以的。

所以,人類已經脫離自私基因的掌控了嗎?既無掌控,何來脫離?


[被限定的自由,自以為的自由]

噢,人類既然不受(自私)基因的掌控,那就是自由的囉?不不不!差得遠呢!

基因確實沒有掌控我們「一定要生存」、「一定要繁衍」,而允許人類節食、自殺、避孕,但他仍然「掌控」著我們的很多的行為,例如你還是會想吃甜食,也還是 會想做愛,因為這些才是基因真正「掌控」的部分,就如同一個只看成績的三流老師一般,只要你成績有達到標準(性器官受到刺激並達到高潮),他就給你獎勵, 至於你這個成績是扎扎實實地讀書讀來的(無避孕陰道性交)、
看隔壁的(避孕性交)、還是自己帶小抄的(自慰),他才不管!

換句話說,我們不是不自由,只是我們的自由是受限的,在本能衝動的層級,我們受到基因的「掌控」,但如何表現或滿足本能衝動,卻有選擇的自由,或者說,基因支持下的大腦的彈性,讓我們以為我們有選擇的自由。

為什麼這麼說?再拿多偶制或單偶制當例子:我們可能會認為,婚姻制度的建構是自由的,君不見各種不同的文化其婚姻制度都不同,如此豐富多樣,怎麼可能是事先建構好的呢?這問題的答案,既是,也不是,是的部分是,它的確豐富多樣而必然有其可允許的彈性空間,不是的部分是,這個彈性空間並不是無限的,反受到某些前提的左右而讓這個空間可大可小或朝不同的方向挪移。

馬克思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而婚姻制度便是受經濟基礎決定的上層建築中很具代表性的一個,例如從多偶制轉變到單偶制的過程,其主要力量來自於中 階級,因生產方式的改變,中產階級增加,反過來推翻了貴族階級對性的壟斷,而且社會資源分配相對平均的社會,一夫一妻制對兩性皆有利,反之,當今社會隨著資本主義的盛行,中產階級萎縮,貧富差距擴大,有越來越多女性不婚(與低社經地位者結合對女性利益有限)的同時,也有越來越多女性願意成為富人的小三、小四(與高社經地位者的伴侶競爭資源仍然有利,更何況現在還有DNA檢測技術能保障非婚生子女的受扶養權與遺產繼承權),繼續這樣下去會不會哪天一夫一妻制崩潰或至少名存實亡?誰也不知道!但很顯然的,在階級社會談一夫一妻制有如笑話,就跟在資源平等分配的社會要搞一夫多妻很困難一樣,都不是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文化自由」。

所以,想脫離基因的掌控?先問問你自己能不能克制不吃三高(高油高鹽高糖)的食物,或願意與任何年齡、身材、社經地位的人發生性關係先!

2016/9/4 by 陳信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