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6, 2012

人類看不到的迷人色彩:紅綠色與藍黃色








試著想象一下這樣一種顏色---帶著微紅的綠色:它不是那種把兩種顏料混合在一起而得到的暗棕色,而更像是有點像紅色也有點像綠色的顏色。或者,試著想象帶著微黃色的藍色 ― 它不是綠色,但其色調介乎於黃色和藍色

你的腦袋是否一片空白?那是因為,儘管那些顏色確實存在,你也可能從未見過它們。紅綠色和黃藍色就是所謂的「禁色。」這些顏色是由成對的色調組成的,而這些雙色調的光頻會自動相互抵消,致使人類的肉眼看不到它們,因此,這些顏色是不可能同時被看見的。

這種限制源於我們最初感知色彩的方式。當被迎面而來的紅光刺激時,視網膜內的一種叫做「對抗神經元」細胞就會產生作用,並且這種迅疾的活動會告訴大腦,我們正在看某種紅色的東西。而同樣的對抗神經元被綠光所抑制,並且這種抑制活動也會告訴大腦我們正在看某種綠色的東西。同樣的,黃光刺激到了另外的一種對抗神經元,但藍光卻抑制它們。雖然大多顏色會使兩對神經元產生一種混合的效果,人類大腦會進行解碼並辨別其組成結構,但是紅光確實會抑制綠光的效果(黃光對藍光也是如此),所以我們不可以在同一源頭感知那些顏色......



幾乎不可能感知到,的確如此。科學家們正在研究如何可以看到這些色彩,人們僅僅只需要知道尋找它們的方式。

沒有名字的顏色

在 1983 年,著名的視覺科學家 Hewitt Crane 與他的同事 Thomas Piantanida 在《科學》雜誌上發布了一篇著名的論文,這標誌著顏色革命的開始。該論文 -- 《論紅綠色和黃藍色之視覺效果》, 論證了禁色是可以被看到的。研究人員創造了這樣一些圖像:紅色與綠色條形並列排列(另一些圖形中藍色與黃色亦是如此),然後把這些圖像給數十名自願者觀 察,並用眼動議把這些觀察者眼中的圖像固定下來。這證明了來自於每種顏色條的光線總是會進入到相同的視網膜細胞內。例如,一些細胞總是接受黃色光線,而另 一些細胞則同時僅接受藍色光線。

這種接受非常規視覺刺激的觀察者稱,觀看條形相接之處時交界線會逐漸消失,並且這些顏色似乎融入彼此。讓人驚訝的是,觀察者說他們感覺這些圖像好像超越了他們視覺的對抗機制,並且看到了從未看到過的顏色。

Crane 和 Piantanida 在他們的論文上寫到,當觀察者看著這些紅色與綠色條形圖像時,他們看到的顏色「既是紅色也是綠色。」另外,一些觀察者指出,儘管他們知道他們正在觀察一種顏色(即,的確有色彩存在),但他們卻不能夠說出這種顏色的名字或描述它。這些觀察者中有一名是有著豐富色彩辭彙 的藝術家。

同樣的,當把顏色換成黃色和藍色條形來再一次做這個實驗時,「觀察者說到無論他們把目光注視到哪裡,他們都是同時看到了黃色和藍色。」

這看起來似乎禁色是可以被看到的,並且是很值得欣賞的!

它的名字是泥色

Crane 與 Piantanida 的論文在視覺科學世界里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但是卻很少有人對論文中的發現進行評論。Vince Billock 是一名視覺科學家,他說道:「人們看待這論文,就像看待視覺閣樓中的一位瘋狂老阿姨,沒有人願意談及它。」儘管如此,Billock 和其他 科學家做的各種實驗都逐漸證實了 Crane 和 Piantanida 的最初發現,這表明了如果你用正確的方式看這些顏色,禁色就會被看到。

接著在 2006 年,Po-Jang Hsieh 與他的同事在達特茅斯大學對 1983 年試驗做了一些變化。雖然這次他們給研究的參與者在電腦屏幕上提供了一份色彩圖,並且告訴他們:當向他們展示另外的條 形時,他們要在色彩圖上找出能和條形相符的顏色。就如 Crane 和 Piantanida 的研究所說的一樣,這種顏色是無法描述的。

Hsieh 在《生活的小秘密》說:「我們要求參與者在觀察這些顏色混合時,能夠把這補丁的顏色調整到可以與他們看到的顏色相匹配,從而以一種更加客觀的方式去描述出他們所看到的色彩,而不是讓這些參與者進行口頭描述(因為這會有主觀性)。以這種方式,我們發現,當顏色混合時(如紅與綠),參與者看到 的顏色實際就是兩種顏色的混合,而不是禁色。」

當我們出示紅色和綠色的間替條形圖案時,這些條形的邊緣色彩產生消退並且彼此融合在一起,這個過程被稱為「視覺融合,」或「圖像消退。」但當這些參與者被要求在色彩圖中選擇出融合的顏色時,他們找出的顏色都是泥棕色。Hsieh 在他的郵件上寫道:「結果表明,當顏色融合在一起時,參觀者看到的顏色只是中間色而已。」

所以如果這顏色的名字是泥色,為什麼在 1983 年時觀察者卻不會描述它呢?Hsieh 還寫道「世界上有數不清的中間色…所以我們沒有足夠有關顏色的辭彙去描述(所有的顏色)是不以為怪的」,「但是,一種顏色無法被命名並不意味著它是就是一種不存在於色彩世界的禁色。」

顏色固定

幸運的是,因為所有那些支持禁色理論的人,這些科學家的研究在 2006 年仍然繼續著。Billock 現在是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國家研究理事會的高級研究員。在過去的十年裡,他負責做過一些實驗,他和他的同事都相信並且證明了禁色的存在。他還稱,Hsieh 的研究之所以無法產生那些顏色,是因為他遺忘掉了一個重要成分:眼球跟蹤儀。Hsieh 只是讓他的志願者專註於條形圖像,但卻沒有考慮到視網膜的固定性。

Billock 說,「我認為 Hsieh 實驗看到的顏色和我們的是不相同的。我試過用穩定的固定器去觀察那消退的圖像...我看到的顏色與我使用人工 視網膜穩定器觀察到的不同。」他解釋說,在一般情況下,穩定的眼球固定器與視網膜穩定器的效果不一樣,前者沒有後者那麼明顯,它不能產生出其他圖像固定時的視覺效果。「Hseih 等人的實驗對於他們的刺激物是有效的,但關於那些通過先進的方法所得到的顏色,這並不能說明什麼。」

由 Billock 和其他人最近做的實驗繼續證實:當條形圖通過視網膜固定而且對立色彩亮度相同時,禁色是確實存在的。當一個顏色比另一個明亮 時,Billock 說「我們有成型的模板和其他的效果圖,包括泥般的顏色和橄欖一樣的混合色,這些都可能與 Hsieh 看到的顏色類似。」

當實驗正確完成時,他說,所有看到的的顏色根本就不是泥般的顏色。但他驚訝並且生動地說:「這就像是人們第一次看到紫色時把它叫作帶藍色的紅色。」

科學家們正試圖確定確切的使人能夠看到禁色的方法,但 Billock 認為其根本理念是顏色被覆蓋,即抵消效應。

當視網膜與紅色和綠色(或藍色和黃色)的條紋圖像相對穩定時,每個對抗神經元只收到一種光色。試想一下兩個的這種神經元:一個充滿藍光,另一個則是 黃光。「我認為穩定器(某種[同等亮度]增強)的作用是消除兩個神經元之間的對抗反應。所以,兩個神經元在同一時間可以自由地做出回應,並且其結果使人看 到帶藍色的黃色,」他說。

你在自然界和色彩盤裡(收納所有常見色彩的色彩圖表)可能永遠不會遇到這樣的顏色。但也許有一天,有人會發明一種內有眼球跟蹤儀的手執禁色眼動儀。當你進行觀看時,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正在第一次看到紫色。

來源:翻譯貼網站
翻译:lina 
校对:深水双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