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9, 2006

學術無賴與政客

學術無賴,特別是二流哲學思想家,其實和政客們是非常相似的,這些人:

一來標新立異、見縫插旗:這些人美其名在思想上標新立異,說穿了不過是東剽西竊、冷飯熱炒,在理論的光譜上見縫就鑽,鑽進洞後就豎起自己的偽理論大旗,把自己的名字牢牢的和理論扣緊,深怕別人提到該理論時忘了自己的名子。

二來忠貞不二、誓死不移:打響了和自己名字緊緊相扣的理論後還不夠,還得接著拼老命捍衛守成。學者們對自己提出的理論總是有著特別的情感,理論被人扳倒了就如同宣示了自己腦袋不如人,學者自傲的就那一顆腦、一張嘴,思想文字若不如人,形同顏面掃地;又若不好好捍衛自己的理論,卻轉變立場支持別人的理論,那豈不是前後矛盾、自打嘴巴?還想混什麼?

三來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哲學思想理論的特色就是很難徹底的錯,一如打不死的蟑螂。因此,學術無賴們在捍衛自己的理論時,沒有對錯,只有立場;沒有真理,只有詮釋。面對圍攻,只要堅守強辯,咬緊最後那顆射向自己的致命子彈就成了。

四來集黨結社、標同伐異:獨自奮戰顯然人單力薄,這時最好是攀附一些前輩,或者拉拔幾個後生,大家群策群力,討伐異己。在捍衛學術立場的道路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鬥垮了敵黨,自己的權力與派系思想也就能多個幾天好能苟延殘喘。

五來不學無術、一事無成:這些人汲汲營營不過是權力鬥爭一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唯恐天下不亂。這些人以冠冕堂皇之由,行污穢卑劣之事,小則浪費資源、嘴砲人生,大則禍國殃民、遺害千年,實在令人心痛。

這些縮影,換個領域,又何嘗不同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