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1, 2012

不睡覺真的好嗎?


各國軍方正在發展能使士兵不想睡覺的藥物。

但這些藥有沒有什麼副作用?還有,不睡覺真的好嗎?


橫越了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南方最惡名昭彰的「死亡三角地帶」(註1)之後,經過長途跋涉的美軍狙擊小組早已疲憊不堪。由於這裡白天的氣溫可高達攝氏五十度,他們只得在夜間移動,且只能找空檔稍微休息。
但在駐軍最後一年五月的某個清晨,他們最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正當美國士兵打算睡覺時,兩名伊拉克平民誤闖了美軍隱蔽的紮營地。

接下來所發生的事變成二○○八年初軍事法庭上的重頭戲,最後以謀殺罪名定讞。在法庭上,陪審團聽到的是:維拉中士(Evan Vela)受命射殺其中一名伊拉克平民,而他連想都沒想就開槍了。

但維拉中士在法庭上辯稱: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扣下了扳機,甚至沒印象聽到槍響。他堅稱,當時他嚴重睡眠不足(七十二小時內只睡了不到五個鐘頭),因此根本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醫學專家在法庭上作證表示,這種嚴重睡眠不足可能會使這名士兵無法做出任何道德上的判斷,只會像機器人般聽令行事。法官似乎也同意這種說法。最後維拉被判定謀殺罪名成立,但刑期只有十年,而不是不得假釋的無期徒刑。

這類案子還有。只要戰爭繼續打,士兵們就要與睡眠不足奮戰,一旦輸掉,後果恐怕就不堪設想。事實上,不是只有軍人要對抗疲累,世上有無數一般民眾同樣承受 著「過度疲勞」的痛苦,他們死命想保持工作效率,或是在開車時保持清醒。研究顯示,有將近20%的交通事故都和疲勞有關。

清醒一點

不過,現在有一種新的藥物配方似乎能使人連續好幾天都不會想睡,而且沒什麼副作用。這種藥物叫作「eugeroics」,在希臘文中意為「良性刺激」,它們似乎能使人們過一種嶄新的生活,讓我們不必每天花20%到30%的時間睡覺。

但專家們怎麼看這件事?這些藥物真能有效地使我們清醒的時間增加三分之一?這麼做有沒有什麼潛在的健康風險?還是我們只需要放輕鬆?如果真的要有什麼改變,或許我們應該試著多睡一點,而不是少睡?

所有已知的生物都需要睡眠,干擾這種生理過程會不會造成反效果?有越來越多的人這麼懷疑。英國羅浮堡大學睡眠研究中心主任吉姆‧荷恩(Jim Horne)表示:「睡覺就是為了消除疲勞,就跟我們是為了止飢才吃東西一樣。」

有的人只需要比平常多清醒幾個小時,有一種天然的興奮劑可以達到這種功效。一些人類學家表示,甚至早在石器時代,人類就已經使用這種興奮劑,它就是「咖啡因」。

許多植物都含有咖啡因,這種物質大約在兩百年前就被化學家分離出來。它可以強化大腦活動,並提升心理與生理的表現。研究顯示,攝取咖啡因之後若立刻小睡十 五分鐘左右,醒來後將會格外有精神。但咖啡因也會產生不少副作用,從手抖到心悸等等,前英國首相布萊爾在二○○三年便因喝咖啡引發心悸而被送醫急救。

大約七十年前,科學家製造出一種似乎更好的藥物,稱為「右旋安非他命」,或稱「迪西卷」(dexedrine)。這種藥物首度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且 副作用似乎比較少。但到了一九六○年代,它的負面作用終於顯露出來。常常服用迪西卷的人發現,需要越來越高的劑量才能達到相同的效果;而那些想要戒除迪西 卷的人則發現,這種藥有許多副作用,包含睡眠障礙、暴躁、易怒等等。

一九七○年,「迪西卷」被列為處方用藥,得由醫生開立才行,但一些特別的情況仍會使用它。一九七○年四月,美國航太總署就要求失敗的阿波羅十三號登月計畫 機組人員服用「迪西卷」,原因是之前有一名睡眠不足的太空人操作電腦時,犯下幾乎致命的錯誤。在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中服役的一些軍方人員也使用這種藥物。

疲勞轟炸

然而,「迪西卷」可能產生致命副作用的疑慮仍然存在。二○○二年四月,一位美國F-16戰機的飛行員不小心轟炸了加拿大在阿富汗的駐軍,造成四人死亡。在後來的調查過程中,辯方律師宣稱,該飛行員是因為服用了會造成情緒波動的「迪西卷」,判斷力才會受損。

註 1(編按) 位於巴格達、提克里特(Tikrit)和西部城市拉馬迪(Ramadi)之間的三角地帶。這地區遜尼派眾多,經常發生襲擊事件,故得名。


【作者/羅伯特‧馬修斯(Robert Matthews);譯者/謝伯讓】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八期(2012年4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