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14

哲學殭屍與盲視


你相信下面影片中的人完全看不見嗎?

這就是曾經引發許多哲學論戰的「盲視」(blindsight)現象!



1974 年,牛津大學的心理學家懷斯克朗(Laurance Weiskrantz)發表了第一篇關於盲視病人的實驗成果 [1]。這位病人眼睛完好,但因腫瘤而切除了枕葉(負責處理視覺訊息的腦區),他也因此看不見任何東西(沒有任何視覺感質)。不過,當科學家強迫他猜測眼 前的事物特徵(例如位置或顏色時),他的猜對機率竟然遠高於隨機值!

2004 年,瑞士一名男子因為視覺腦區中風而失去視覺,他的眼睛沒有受損,但由於視覺腦區無法再正常運作,因此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沒有任何視覺經驗。不過,科學家對他進行了一系列測試之後,也有類似的驚人發現!

首先,科學家在他眼前呈現快樂或生氣的臉孔,要求他盲猜,結果他的正確率竟然高達近70% [2]!在另一個實驗中,科學家讓他獨自走過一道堆了許多雜物的長廊,並要求他盡量閃開障礙物,結果他竟然成功地完成任務 [3]!上面那部影片,就是此病人在全盲狀態下成功閃避障礙物的過程。



這類的案例顯示,雖然病人在枕葉(初始視覺皮質)受損後喪失視覺意識,卻仍然可以利用其他沒有受損的腦區來處理眼前的訊息。例如,視覺訊息可能可以繞過初始視覺皮質而直接傳入較高階的腦區進行處理。

由此我們也可看出,有許多訊息的處理雖然是無意識的,卻仍然可以影響我們的行為。

有些哲學家認為,盲視就是一種真實的「哲學僵屍」(philosophical zombie)、也就是一種「沒有意識、但卻在其他功能上和有意識的人完全相同的人」,因此,主張「若功能相同則心靈狀態也相同」的「功能論」明顯不對。 不過,也有些哲學家則不以為然。我的簡單回應是,盲視病人在功能上和有意識的人並不完全相同,因此不算是哲學僵屍,因此不能拿來反駁功能論。

想看更深入的哲學討論嗎,那就只能招喚各方的哲學魔人囉 XD

--

[1] Weiskrantz, L., Warrington, E.K., Sanders, M.D., and Marshall, J. (1974). Visual capacity in the hemianopic field following a restricted occipital ablation. Brain, 97, 709-728.

[2] Pegna, A. J., Khateb, A., Lazeyras, F., & Seghier, M. L. (2005). Discriminating emotional faces without primary visual cortices involves the right amygdala. Nature Neuroscience, 8, 24-25.

[3] de Gelder, B., Tamietto, M., van Boxtel, G., Goebel, R., Sahraie, A., Van den Stock, J., Stienen, B. M. C., Weiskrantz, L., & Pegna, A. (2008). Intact navigation skills after bilateral loss of striate cortex.Current Biology, 18(24), R1128-R1129

延伸閱讀:

1. 盲視、虛構、與擇盲(以及安通氏症候群)
2. 思想實驗:哲學殭屍
3. 幻覺與大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