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7, 2011

腦部掃描與讀心機



新的腦部掃描與測謊技術



在《辛普森家庭》(The Simpsons)經典的《誰殺了伯恩斯先生?》(Who Shot Mr. Burns?)這一集裡,酒吧主人莫伊被綁在一部測謊機上接受警官盤問。「你和伯恩斯之間有嫌隙嗎?」莫伊答道:「沒有。」這時測謊機發出刺耳的嗶聲,閃 著紅光,顯示他說謊。「好吧!我對他是有些不滿,但我沒有開槍殺他。」測謊機叮一聲,亮起綠燈。警官起身說道:「好吧!你過關了,可以走了。」莫伊說: 「太好了。我今晚還有個刺激的約會呢!」刺耳的叫聲響起。「約會。」嗶—!「和朋友吃晚餐。」嗶—!「一個人吃晚餐。」嗶—!「一個人看電視。」嗶—! 「好啦!」莫伊不好意思地說,「我是要在家裡看『維多莉亞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目錄上的美女。」嗶—!「……其實是要看西爾斯(Sears)的目錄。」叮!「現在可以麻煩你幫我解開了吧!我不應該受到這種不合理的對 待。」嗶—!


可憐的老莫伊。測謊機像一把刀一樣將他剖開。事情要是有這麼簡單就好了。但事實並非如此。在上個世紀,大家幾乎都用測謊機來測謊。你回答問題時,它會測量你當下的生理反應,例如血壓、體溫及呼吸頻率的變化等等。其原理在於:即便你不想說實話,你的身體也自然會透露出真相。


測謊機的爭議


測謊機的主要爭議有兩個。第一,它只是測量你有多麼緊張,但緊張不代表你在說謊;其次,測謊機可能上當。例如說,如果某個狡詐的受測者故意拿針刺自己,好讓自己在回答簡單的「控制組」問題時心跳加速,這樣他回答關鍵問題時的焦慮程度就不會比回答「控制組」問題時高出太多。

支持用測謊機的人當時宣稱,測謊機準確率已達到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但是,美國國家科學院在二○○三年針對測謊機所發表的報告卻沒這麼樂觀。報告中指出,在調查某事件時,測謊機「能夠分辨出謊言的機率雖然遠高於隨機值,但絕對稱不上完美。」


儘管有這麼多疑慮,大家仍廣泛採用測謊機。二○○九年四月,政府開始進行一項為期三年的試驗,用測謊機來追測假釋中的性侵犯。世界各地的警察機關和政府單 位仍然使用測謊機。美國國防部也分發手提式測謊機給駐阿富汗的軍隊,以用來過濾可能派駐的警務人員和傳譯人員。然而,如果有一種方法能夠讓你更直接地識破 謊言呢?如果不必監測某人有多麼緊張,而是直接看透他們的大腦,看著謊言在他們腦中形成,又會是什麼情形呢?

新一代讀心機器

很多人想知道上述問題的答案,尤其是美國政府。九一一事件以來,美國政府已經在腦部影像測謊技術上投入龐大的經費,希望找出一些能夠從嫌犯身上獲得資訊的 新方法。儘管腦部影像測謊技術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研究領域,但它的成果已經令人覺得值回票價。雪菲爾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Sheffield’s Medical School)教授,同時也是英國在此領域的先驅史賓斯(Sean Spence)一直在運用腦部掃描器,也就是「功能性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來偵測謊言。他說:「要特別注意的是,因為這種腦部影像技術的應用時間 還不夠長,所以這是在許多研究互相複製的情況下達成的成果。」


功能性磁振造影儀器會追蹤我們腦部的血流狀況。較為活躍的區域(例如我們正編著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謊時)將需要較多的血液,而結果就會顯示在掃描器上。自從 史賓斯教授上過第四頻道的「謊言實驗室」(Lie Lab)系列節目後,就有很多犯人和他聯絡,希望他的掃描器能夠證明他們的清白;此外,很多太太們也希望史賓斯能掃描她們的丈夫,看看他們是否不軌。但是 史賓斯說:「我們目前只著眼在基礎研究。」


史賓斯和其他研究人員發現,自願受試者在實驗中說謊時,有一個腦區很活躍,那就是前額葉皮質區(prefrontal cortex),這個腦區和決策以及工作記憶(你在進行某項作業時必須隨時保持的記憶)有關。另外,前扣帶皮質(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也很活躍。有一項理論表示,這個接近頭部後方的腦區和偵測錯誤有關─它會發現你的說詞和事實有出入,表示你正在說謊。


【作者/安迪‧瑞吉威(Andy Ridgway);譯者/謝伯讓】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三期(2011年11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