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6, 2016

劣譯的末日





三月寫出的一篇文,這幾天遭到洗板圍剿,就在我見到留言一面倒並打算沈默認輸的時候,煽風點火之王妖西竟開始在一旁敲碗催戰。批踢踢昔日戰神來催戰?這不回應好像有點說不過去。所以囉,持反對意見的朋友們,接招吧。

20163路上一篇奇文」定者人制空出世此文者圈後的爆白眼的白眼謾罵謾罵所有留言全清同色一面倒一概指出此法毫不可行

就在此另一平行世界中的孿生地球上有一家在台灣專門出版科普出版社的老看到了篇文章位老不知是弱智腦殘還是天生反骨偏偏要拿此法一於是出版社根定者人制推出了辱契要求所有旗下的簽約

當時
出版社旗下有百位其中十位是高手中的高手這幾位高手自恃功了得心想自己不可能在生意中栽了跟斗於是率先下合另外有十位自以是高手、但其實是劣手的傻子也因自我感良好而笨笨的簽了約

一年十位劣手果不其然全數陣不但稿被扣光而且名裂此自翻圈中黯然退至於那十位高手由於他們錯誤因此在翻完第一本後很快成為科普圈中的焦點人物有了正面名之後的案子始增多簽約前原本每年只能囫圇搶接到一本在每年可以翻四到五本完全能以全職譯者的身份家活口

不出三年十位者就成了科普翻界的「明星職業譯者」放眼孿生地球上去二十年的科普翻這種明星象除了一位叫做「屠書」的教授之外真可前所未這幾位明星者一冒出頭家出版社和翻譯無相競很快的明星者就始收到多的翻於是們開始以制量要求出版社提高稿由於明星者的光有助於,不少求好心切若渴的出版社甚至也意主提高稿費來爭取明星

此一同,碧島出版社旗下原本簽約的另外八十位到明星者的地位和收入扶之上始眼時間年的辱契仿佛成了榮譽下合的人越越多然了最後只有高手得以留下法承擔罰金和名的翻劣手很快就

但是的劣手都亡之後高手明星就剩下那麼幾這幾位高手就算再怎麼會再怎快翻也不足以付大量的翻需求不是所幸自由市場機制背後的黑手自然摸出了一條活路明星者成了口袋飽飽聲滿滿的亮眼職業多原本嫌吃力、沒錢、又不討好的行外高人也始蠢蠢欲動很快的各行的奇葩學術圈的專業教授等圈外翻高手也紛紛加入有些人甚至轉職成了專職譯案件供需失序的狀況很快就回到了平衡。在這樣的良性競爭氛圍下,明星譯者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頭來,當年孿生地球上「屠書」教授獨霸科普譯界的現象也終於不再。

自此之後孿生地球上的台灣科普擺脫史沉痾始走上一嶄新的正路稿提升到了「尊重專業」的水譯書也不再有硬傷百出的觀現實世界中的台篇奇文,眾人皆因懼犯眾怒而不願,科普態數十年如一日陷入了一字六角的無間



1、此討論方案「施後」的理論上可能果,單純是可能性上的邏輯推演。至於此法是否「應該」實施 、是否冷血無情、是否符合公平正義原則,歡迎另闢空間討論。

2、本文以及前文所提到的「翻譯錯誤」,指的是知識性錯誤或理解上錯誤的「翻譯硬傷」。文學類的譯友請勿以為這些「翻譯錯誤」指的是修辭上或錯別字層次的小錯誤。

3、台的文學類譯書普遍算品不差但是在科普書則常有荒腔走板、充滿翻譯硬傷的因此在科普類譯書上率先行此法或者採用人性一點、搭配獎賞譯者其他改良配套方法可以一
 
4、
很多人留言回數譯者都算是身自兢兢業業少人會故意來搞砸自己的,此外有譯者意犯而且,翻錯畢,只因為一點錯誤就扣薪金未免太我的意冷血無情一沒錯數譯者都算是身兢但是犯就是犯者的錯誤何以要編輯定者收拾然後者花吞下去既然犯就要付出代的首要不就是正自己的誤譯人收拾不肯承後造成的成本虧損種道理實在令人難以理解。

當然了,懲罰制度畢竟有人性上的缺陷,如果能夠提出更完善、更良性、更能夠鼓勵譯者、編輯和審定者三方合作的方法,或許才是最佳解(例如林大利兄的提議)。但是在那樣的提案成為常規之前、在目前連科普書的審查者制度都仍欠缺的今天,或許推行適度的懲賞方式(或甚至只是討論各種可能方式)會更有機會促成眾人重視審查者或重新檢討現有制度。

5、
也有很多人提到者本就已是一字六角的酸族了要扣薪罰錢是怎套制度只是在削已經夠慘的者而已不是大家其實應該想想譯費低迷的原因究竟

在我看譯費低迷的原因之一,在於者入門門檻不高對外文稍有掌握的人常會自認為有機會。雖然說可以試譯來篩,但是實試譯只有短短幾頁只要咬著牙硬翻或找人要通過試譯並不困再加上台原本就不尊重專業而且全台景低迷在全民22K的悲大家都想兼職賺外快譯書一字六角你不接人馬上搶著整碗捧去於是乎出版社毫無誘因提高譯費而且冒然提高譯費,可能法保找到顯然的結果就是,出版社不會沒事就先撒錢當凱子,並期望好譯者會因此而出現

但是大家整天喊著不尊重專業吵著要適當的薪、然後又苦無對策我的提案不就此案一行上述的虛擬故事就有可能成真者有可能名利得尊重譯費從此也可能擺脫令人堪的一字六角若真是因任何意配合而以失敗坐收也是回到現狀而已實在無需因杞人憂天而坐以待斃。

6、
很多人提到此案一行大家都不翻會轉定者這個結,原因如同開頭的故事所述:只要有少高手自恃無懼自然會願意翻並因為奇可居、奇人可用而名利一旦此風氣展成型有利可職業競爭者便加入人翻象出

7、奉君山兄表示,此案一出,編輯將會與審定者結盟坑殺譯者。關於這點,我認為可能性應該不大,因為科普硬傷的定義十分明確,比較不會有文學類翻譯中容易出現的修辭模糊問題。若編輯和審定者真想要指鹿為馬的坑譯者,譯者大可上網公告以求公評,或甚至尋法律途徑解決。

另外妖西和紹閔則指出,審定者收到譯稿後若私下向譯者索賄,有可能會造成制度崩解。關於這一點,確實比較麻煩,不過我猜可能性應該也不高。以科學界長年實行的論文審稿制度來看,幾乎沒有聽過審查者向論文作者直接索賄的例子(事後邀功倒是較為常見),原因就在於,這種情況下的索賄利潤不多,但是風險卻極高。翻譯的情境也是類似,由於利潤不高,索賄的誘因應該也會較低,而且多數人仍以名聲為重,如果審定者貿然索賄,就會暴露自己的身分和「惡名」,日後反遭勒索或因此身敗名裂的風險都有可能使之卻步。另外,只要編輯不向審定者透露譯者身分,索賄難度也會增加許多。但不可否認,賄賂經濟行為確實有可能出現,只不過,賄賂經濟行為是每一個制度都必須面對的全面性問題,而並非是只有此單一制度才會出現的特定缺陷,因此應可分開討論。

8、很多留言都在嗆我翻過幾認為我一定是沒做過翻譯才會提出這種意見。在這邊只好回應一下。過去十年中,我一字六角的在木馬文化、台灣商務、印刻、行人、商周、高寶、楓葉社文化等出版社獨譯和合譯的科普書一共十本,再加上過去五年內在科雜誌每月奉獻譯稿一篇積總也在百萬字以上行情冷暖非全然 

9、最後,有人懷疑我是不是因為審定了葛詹尼加剛出版的左右》一書,然後審到太多錯誤才有感而發。為了防止大家誤會而傷害到出版社與此書譯者的名譽,在此澄清:此書原譯文就已經十分流暢正確,我的審定只是沾光而已。我是因為在審定後知道科普書的審定者制度並非常態」、而且有鑒於科普書翻譯硬傷並不罕見,才突發奇想欲推此案。

10、至於我會不會自己以譯者身份簽下此約,答案當然是會。儘管我不是永不會犯錯的翻高手但是說實話如果出版社推出此案我一定簽約自己法自知的犯錯負責,自是理所如果真的因為錯誤過多被扣錢罰昭告公那我就自技不如人早早退出以免人子弟害世人 所幸的是 ,只要界中有和我似想法的人一旦他自然會從這個方案脫穎而出因此結論就是此案一出只要有少高手響應就存有翻轉譯界生的可能性


--
延伸閱讀:定者人制

致謝:感謝哲學雞蛋糕老板朱家安、顏大力、妖西、老貓大、奉君山、林大利、譯人譯事、譯者之言的譯者們和諸臉友對本文或前文的批評、指正、建議和留言。
Post a Comment